文物鑒定
文物鑒定Content 首頁 > 文物鑒定 >
直播鑒定文物藝術品 噱頭還是良藥
  近年來,網絡直播行業發展勢頭強勁。12月29日,北京商報記者發現,在這股熱潮之下,已經有不少平臺和資本開始在文物藝術品直播鑒定領域布局掘金。然而現實問題是,從文物業態來說,直播鑒定能解決行業痛點嗎?與此同時,隨著在線直播平臺的流量紅利消失,直播鑒定又將何去何從?
  鑒定玩直播
  風口,是所有創業者和資本都在苦苦尋找的機會,而直播就是近幾年興起的風口之一。短短數年時間,直播已經滲透到了秀場、社交、娛樂、電商等諸多層面,甚至催生出了更多新的商業模式和玩法,而關于文物藝術品的直播鑒定就是其中一種。
  很快,這一模式就被嫁接到諸多平臺之上,比如天天鑒寶、微拍堂、玩物得志等,北京商報記者專門登陸這幾家平臺體驗了一下,平臺認證的鑒定師一般都比較認真負責,即便品相與真偽有所不足,仍會耐心對藏友提供的每件拍品給予點評。
  對于這一模式,中國收藏家協會國際交流委員會主任王竹表示,“運用直播或者其他新媒體技術來普及藝術品鑒賞知識,這是值得肯定的,但對于平臺和專家的要求會更高,鑒定專家除了有真才實學,還要有一定的職業操守。”
  然而現實問題是,這些鑒定師是什么資質?門檻又是怎樣的?不少平臺的鑒定師并非實名,專業背景介紹也不夠完善,最明確的職務就是平臺認證鑒定師。能否通過認證,完全取決于平臺方的設置與審核。那么,這樣的直播鑒定又有怎樣的作用呢?
  微拍堂方面明確指出,微拍鑒寶為在線鑒定咨詢欄目,鑒定結果僅供參考。玩物得志的客服人員表示,鑒定師是平臺授權認證的,能夠出具電子鑒定報告。但鑒定結果只能作為參考,如果有專業的鑒定訴求,或者出現商品描述不符等糾紛,需要到專業鑒定機構出具紙質版鑒定報告。
  行業痛點能否解決
  真偽鑒定,一直是困擾文物藝術品行業發展的痼疾。不可否認的是,科技的融入會為藝術品鑒定提供科學數據的佐證,正因如此,近年也出現了諸多打著高科技幌子的鑒定方法,令人啼笑皆非。
  那么,文物藝術品直播鑒定的市場在哪里,這一模式又能否解決行業的痛點呢?有業內人士指出,這就是大眾收藏自娛自樂的平臺,因為鑒定的基本都是大眾文玩類的東西,換句話說,就是鑒定價值相對較低的東西。另一方面,不少平臺對鑒定師有相應的直播時長或直播時段的要求,一線的鑒定專家怎么會有那么多閑暇時間?
  客觀而言,文物藝術品的直播鑒定極大豐富了應用場景,增加了收藏愛好者的參與感和互動性。然而,直播只是鑒定的一種手段,一種模式,歸根結底,還是取決于鑒定師的水平和平臺的認證審核標準。
  全聯民間文物藝術品商會會長、中國古玩研究院院長宋建文表示,“在線直播鑒定不能作為學術意義上的鑒定行為,也不能作為商業意義上的鑒定行為,更不能作為法律意義上的鑒定行為,只能把它看成是藝術品鑒定知識的傳播行為或者藝術品鑒定知識的傳播平臺。”
  在宋建文看來,這一模式不可能解決行業的痛點,因為藝術品鑒定行業的關鍵問題不是鑒定技術問題也不是鑒定水平問題,從根本上說是機制問題。現在缺乏的是建立一套可以操作可以運行的鑒定市場機制,包括藝術品鑒定市場的資格準入和鑒定行為在法律意義上的有效運行。
  盈利在哪
  “直播鑒定解決不了行業的痼疾,但卻符合大眾收藏用戶的剛需。這些人從中能夠學到知識,提升眼界,就是好模式。但我所好奇的是,平臺免費鑒定,他們的盈利模式是什么?”藝術市場資深從業人士王先生表示。
  從天天鑒寶、微拍堂、玩物得志等平臺可以看到,打出的都是“免費鑒寶”的宣傳語。據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平臺對用戶采取的都是“免費鑒寶”模式,目的就是吸引人氣和流量,增加用戶粘性。而認證鑒定師就類似于平臺主播,主要通過鑒定直播的時長、流量分成獲取收益。顯而易見的是,平臺看重的是參與鑒寶人群的流量轉換,即在平臺實現購買交易。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平臺鑒定師的水平高低,這一模式的瓶頸還在于直播設備、光線、持寶人的配合程度等。比如翡翠,光線的差異對于翡翠種水的鑒定以及價值判斷會產生很大影響,手機像素不高,也會使得細節鑒定無法推進。
  從整個直播業態來看,在線直播行業已經進入“下半場”。據權威報告顯示,2017年在線直播用戶規模達到3.98億人,增長率為28.4%,2018年在線直播用戶規模達4.56億人,2019年將達5.07億人。用戶基數雖在不斷擴大,但增速有所減緩,隨著人口紅利逐漸消失,直播行業的商業變現難度將會不斷提升。
  對于直播鑒定而言,的確是一種流量提升的模式,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解決大眾鑒定剛需,但需要對未來的盈利空間有所規劃,因為平臺發展拼的是整個產品生態、上下游整合能力和精細化內容運營。
  北京商報記者 徐磊
分享到:
文物鑒定
古玩鑒定